教师风采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党群工作 > 教师风采
在毅行路上寻找诗与远方
发布时间:2017-05-09 信息来源:48中 阅读次数:1378次 【关闭】

  清晨六点多的芜湖路,夏日的阳光已经沐浴了苏醒的梧桐,明晰清亮的树阴在若有若无的微风下摇曳。不一会儿,教师陆续赶到。集合,签到,领早餐,上车。老师们对集体的归属与热爱使初夏的阳光更加温暖。七点钟,两辆几乎满载的大巴车引擎发动,活动拉开帷幕。

  “我运动,我健康”,在毅行路上寻找诗与远方。

  渡江战役纪念馆作为车途的重点,也是脚步的起点。在纪念馆前,我们集合拍照留念。整齐统一的文化衫上一个大大的银杏叶标志,使得每位老师如同参加升旗仪式的朝气少年们。在我们身后正对着高耸入云的纪念碑的,是五个巨大的军人铜像。经博学的历史老师们介绍才知道,这是谭震林、陈毅、刘伯承、邓小平和粟裕在长江畔运筹帷幄的飞扬神采。挺直的腰板支撑起一袭军大衣,灼灼的目光点燃了我们迈开脚步的热情。

  为何纪念?自然是因为这一方土地上,曾有不尽的鲜血与无尽的炮火洗礼。漫步在巢湖畔的八公里,对我们而言也是一项感恩历史、珍惜现在的心灵仪式吧。

迸发活力

  集体照后,我接过了一杆红旗,上书六个活力四射的行楷大字:我运动,我快乐!于是乎,我的任务是走在队伍最前列,做一只小小领头羊。

  “陈老师今天精气神很足啊,像个小伙子似的!”看着陈怀括老师戴一副墨镜、精神抖擞,一旁的王俊虎老师打趣道。

  “你这叫什么话,分明就是个小伙子——虽然脸上褶子多了一些。”管义国老师随声附和,不忘调侃了一下。

  “这你就不懂了,那可是陈老师画的妆!”陶兴高老师紧接着“救场”。

  陈老师和大家哈哈一笑,也不解释什么,迈开大步头也不回地向前。过了一会儿,他掏出了一顶不知从何如来的大喇叭,扭过头对冲队伍大喊:

  “后面的老同志们加把劲,跟上我,别掉队啦!”

  刚刚调侃他的三位老师会心一笑,也有意识地加快了步伐。把原本应当是队伍最前列的我甩了后去。

  那一瞬间,我感觉陈老师手中握着的似乎不是喇叭,而是几十年前江畔发起冲锋的集结号。而几位平均年龄是我两倍的前辈们,也并没有一丝丝失去青春的迹象,宛如当年冲锋陷阵的战士。

  于是我也一路小跑了起来……

磨炼毅力

  一个多小时倏然而过。当我们看见梅传勇老师在路边的一个停车场挥舞着一面红旗、表明我们已经抵达“终点”时,大家都很意外。未到山穷水复疑无路之时,就已经柳暗花明又一村啦。

  “怎么就这么点路程啊?我还以为至少还有半小时呢。”胖乎乎的邓磊老师微微喘着气,手掌扇风。

  “是啊,太短了,我都还没出汗呢。”葛晓东老师淡定自如地靠在一棵树上说着。

  “现在时间还早,你要是愿意,还可以接着走啊。”旁边的王竹林老师给了个“中肯”的提议。葛老师一看时间,九点半左右,而约定集合的时间是十一点钟。

  “好啊!现在时间还早,我们去湿地公园里面再接着走走!”

  说起来也挺意外的,这番话在已经完成八公里步行、汗流浃背的老师们中间,得到了一呼百应的效果。原本掏出了扑克牌的邓磊老师也把牌收了起来,重新加入了大部队。

相互学习

  滨湖湿地森林公园——第二段“行军之旅”开始。

  我不禁想到,苏轼在寒风之中笑道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。今天毅行活动中,我也见识到了各位老师“何妨吟啸且徐行”。高耸整齐的树木沐浴着初夏的阳光,平静的河流上没有一丝丝波浪。惠风和畅,佳木秀而繁阴。只不过,我总隐隐觉得这景致里,有一些不和谐的气息。

  “可惜啊,这个水有点脏。一潭死水颇有些煞风景。”我扭头一看,原来是何军成主任一语道破玄机。

  “是啊,如果养点鱼什么的,可以控制浮游生物泛滥,就会好一些。”同为科研处的王冬主任提出了看法。

  我不禁暗自点头,人工雕琢的风景终究还是有瑕疵。人们常说“生命在于运动”,确实诚不我欺啊。但我又想,如果真要在这样的河水里养了鱼,鱼会快乐吗?于是又想起庄周与惠施曾有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的说法,不由得思绪万千。

  子云:三人行必有我师。而此刻,众人行且人人都是老师时,在聊天的时候我们可以不停地学习新知识。比如说,在看到路旁灯笼上所写篆书“印象滨湖”,或者看到“牛家村”景点中的细节布置时,各路“大牛”开启了“微型课堂”。

  设若单单只是行走、聊天,活动未免还是略显单调。还好,摄影社团有备而来!在社团辅导老师的随团指导下,老师们也变成了摸着石头过河的学生,从美景的欣赏者进化为艺术的创作者!取景、挑角度、摆造型,老师们精雕细琢,用手中的镜头定格美丽的瞬间。此外,瑜伽社团的美女老师们自告奋勇站到镜头前,牵引、拉伸出身体最柔美的姿态,留下一张张清新脱俗的照片。在这苍翠的绿荫之间,我想起古印度人创造瑜伽艺术,力求天人合一,而此时老师们自身的美丽也成为了风景的一部分,这境界实在让人耳目一新,赏心悦目。

 

  11:00,三辆返程大巴车准时赶到。一上午近两万步的行走,让我们的肌肉或多或少酸痛了,却丝毫没有让大家觉得疲惫。坐在车里看着窗外一座座掠过的高楼,我突然意识到,我们平日都生活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,车轮成为了我们出行的器官。急速的节奏,让我们反而丢失了享受脚步带来的乐趣。趁此初夏时节,48中工会组织环巢湖毅行活动,让教师们集体回归自然的怀抱,真是一次放松身心,洗涤灵魂的契机啊。

  愿我们能永葆一颗青春之心,带着热情行走在工作与生活的漫漫长路上。

  不曾读罢万卷书,也应毅行万里路。(储 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