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学资源库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资源中心 > 数学资源库
谈数学教学语言的运用
发布时间: 2010-12 - 信息来源:合肥市第四十八中学 阅读次数:654次 【关闭】
&nbsp;&nbsp;史承灼 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教学是一种艺术,它离不开教师的教学语言,数学教学亦是如此。一节成功的数学课,就是数学教师用科学精确的、具有启发性的和思想性的教学语言;用合理的语言节奏,充满激情的语调;配之以优美的动作、如画般的板书等等。把数学知识、方法传授给学生。不难想象一位语言平淡、逻辑混乱、没有趣味、情感匮乏、乱涂乱画的数学教师,能引起学生学习数学的兴趣进而学好它吗?本文以笔者多年的教学体会,谈谈愚见,以就教于同仁。 <BR>一、数学语言一定要科学严谨 <BR>数学教学语言要符合科学原理,不能出现知识性的错误,如“定理成立,而逆定理不一定成立”,这显然混淆了“定理”与“命题”这两个概念;又如“开方开不尽的数是无理数”,明显也是错误的,“3”开平方是开不尽的,但它却是有理数。如果教师用这样的语言教学,就会使学生概念模糊,自然会导致判断上的错误。 <BR>数学教学语言同时也应具有精确性。数学中的定理、定义是不能随意改动的,否则就会产生错误。如“底角相等的三角形是等腰三角形”和“斜边上的中线等于斜边一半的三角形是直角三角形”这两个判定都是不精确的。前者错在没有等腰三角形,也就不存在三角形的“底角”这一概念;而后者同样是直角三角形中,直角的对边才叫做斜边。再如二元一次方程就不能这样定义:“含有两个未知数,且未知数的次数是一次的方程叫做二元一次方程”。否则连方程“xy=1”,不也成了二元一次方程。 <BR>二、数学教学语言应启发性与趣味性并重 <BR>数学教学切忌一言堂,教师在黑板前自我陶醉,而不顾学生的反映,应自始至终贯彻启发这一教学的中心原则,用鲜明生动、引人入胜的语言变学生被动接受为主动获取,这样才会使学生既学到了知识,又学到了学会知识的方法,后者显然更为重要。如三角形内角和定理的教学可如下设计:教师问“我们以前学过的哪些图形中有180度?”学生一般都能回答:“平角的度数是180度”或“两直线平行,同旁内角之和为180度”。先考虑用平角。教师问“如何把三角形的三个内角拼成一个平角?”让学生用课前准备好的三角形纸板自己动手做拼角的实验。教师巡视,随时个别指导。拼好后让一个学生用教具在黑板上拼出来,然后师生共同完成教科书上的证法。之后再问:“有没有其它的方法得到平角?”又“怎样才能得到两直线平行,同旁内角互补?”教师启发学生先做拼图实验,再分析得出下面的几种证法。辅助线可师生共同完成,至于各种方法的证明,则留给学生作为课后作业。 <BR><BR><BR><BR><BR><BR><BR><BR><BR>笔者以为,这样的启发式教学,让学生自己参与从探索到完成证明的整个过程,产生了一种尝试成功的喜悦和自豪感,增强了学生学习数学的信心;也使学生真正掌握了这一知识的形成过程,加深了理解;又掌握了证明几个角之和为180度的一般解题思路和方法;同时这样的一题多解也拓宽了学生的思路,可谓一举多得。 <BR>数学课堂教学的趣味性是激发学生爱好数学的重要因素之一,教师在组织教学中,应该用活泼多样的形式,通过形象生动的实例如几何的起源、现实中的优美图案、二项式展开式的各项系数所具有的美妙的杨辉——贾宪三角等等。揭示数学的内在美以及各部分知识之间的内在联系。 <BR>在浩如烟海的数学知识体系中,数学教师把这样和那样的数学美展示给学生,让他或她们感到数学并非只是枯燥乏味的数字和字母,让他(她)们去体会这种数学美,这对于初中阶段的数学教学是非常有必要的。 <BR>三、数学教学语言应感情充沛,并合理运用语言的节奏、语调 <BR>教师应忠诚于自己所从事的光荣的教育事业,要有强烈的自豪感和责任心,热爱自己的学生。在这种前提下,才会自觉地钻研教材,改进教学方法。教师要以自己的激情和富有磁性的声音,去感染学生,调动学生的热情,使学生专心听讲、积极思考,引起教与学的共鸣。教师要根据不同的教学内容来安排语言的节奏和语调的变化。对于新课前的复习或重难点的铺垫可用平快的节奏;对于重点应加重语气、抬高声音、拖长尾声并加以强调;对于难点应用缓慢而凝重的声音;对于解题思路的探求则可以先揭示关键再停顿,以利于学生的积极思考。关于语调应抑扬顿挫,张弛结合。要避免长时间的高声叫喊——这会使学生产生烦躁情绪;但也不能整节课的低声细语——这会使学生听来吃力,难以形成兴奋中心。在实际的教学中若发现有个别学生不专心时,可突然抬高声音,引起学生的注意;还可以在讲解某个问题时忽然停顿——卖个关子,以激起学生想急于知道下文的兴趣。 <BR>当然,数学教学语言的内容是非常广泛的,如合理的板书语言、优美的动作语言等等,限于笔者水平,不能一一论述。 <BR>(本文发表于《数学教师》1996年第4期、《合肥教研》1995年第3期,获1995年合肥市数学学会年会论文评选二等奖,&nbsp;获1998.6合肥市优秀教育科研论文二等奖) <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