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文资源库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资源中心 > 语文资源库
语文,精彩≠效果
发布时间:2010-12-05 信息来源:合肥市第四十八中学 阅读次数:1630次 【关闭】

——再论《语文教学让我越来越迷失方向》

马 跃

      自从本人的《语文教学让我越来越迷失方向》一文发表后,受到了教育界的领导、中学语文教研人员、广大的中学语文教育同行,甚至还有一些学生家长的关注与讨论,这让我有些“始料未及”:本来只是把自己从教二十年来的真实的感受、真实的心情倾述一下,一吐为快,没想到引起这么多的关注。可见语文教学确实牵动着不少人的神经——可能都有太多的感慨吧,所以,被我的一番直言所引燃了。

      拙作发表后,我认真阅读了包河区教育局张玉琼局长的《教育改革中,教师如何避免“迷失自我”》一文,这是张局长就我的那篇文章而写的从宏观上的指导文章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教师的文章,能让一位局长“三读”,确让我很感动;而且本人无顾忌的直言,作为堂堂的教育局长,我的“顶头上司”,不仅没有训斥,而且语重心长,谆谆教诲,以关爱的胸怀给予指导,不愧为前辈,这又让我很感激。在此表示深深的感谢与敬意!

      我也看到了《包河教育》中焦雨的《对<语文教学让我越来越迷失方向>的思考》一篇与我商榷的文章,也表示认同与感谢。因为教育本来就是一门艺术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站在不同的角度就会有不同的认识,更何况又是最难教、难学,而且又是最具争议的语文呢。

      我也看到了网络对本人拙作的关注。我稍作了一下统计,大概有不下于二十个网站转载了本人的那篇文章,还有一些网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并留了言,现摘录两则:“马跃老师说出了许多语文老师的心里话,那些搞教研的,编教材的同志是用脱离实际的想象编织难以实现的理想。现在的教育制度〈具体针对高考〉下,怎么能实现他们的减负,怎么能提高学生素质?只是给语文老师们频出难题罢了!”“如马老师所言,编写教材的人和一些主管教育的领导他们没有亲自带班教书,他们对教育的体会不深,怎么不可能出现初三‘义务人教版’,初二‘苏教版’,初一是‘课标人教版’?问问那些所谓的教育专家有关领导,难道这就是改革?这就是创新?这就是培养下一代的教育行为?”(为行文规范,对原文中的一些标点符号作了改动 笔者注)对网友们的关注与支持,在此也一并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   很高兴有这么多人关注语文——不是羡慕语文的轰轰烈烈,而是能冷静地看待语文的难处。但愿通过这一件小小的事,一篇拙劣的文,能引起对语文难的再认识,再能联系更多的人,一道来唤起语文回归本质的意识。

      一段时间以来,本人一直在思考着“教育的理想化”与“教育的现实性”这一问题。这其实是个较为宽泛的话题,本人今天只想从语文这个角度来谈一谈,以让我们对“困惑的语文”有个再进一步的认识。

      一、关注教育中的“现实性”,语文教育才有“根”

      在语文教学的实际过程当中,我认为我们的教育理论工作者、教研人员与我们这些身处第一线的老师,总会有或多或少的“对立”“不一致”来。因为站在一线,不仅要把握教材,还要面对学生,受制的因素更多,有时是“绞尽脑汁”“身心疲惫”,但可能收效甚微。所以,广大的一线教师希望每一种理念的传播、每一种教法的推广,都一定要在充分实验的基础上进行,更希望担负着指导的教科研人员参与具体的教学过程当中,作指导并示范。我们最欣赏的是那些一直没脱离教学的专家们,比如钱梦龙、王栋生、余映潮等;最敬佩的是那些没有创这个学说、提那个理论,没有到处去作报告,而是去上课给同行们看的专家们。因为他们最有勇气,也最能体会一线教师的辛酸。哪一位语文老师都不敢说每上一课都是成功的,相反,就连于漪老师都说每上一课后,都有或多或少的遗憾,就连王栋生也说自己所带的班级也不是全校最优秀的班级,甚至还坦言自己的新课程改革试验也可能失败。这就是语文教学的“现实性”,如果我们不面对它,我们的语文教育就没有了“根”。

      二、亲历语文教育中的“现实性”,感悟语文的困惑

      下面就本人在语文教学中的亲历,谈谈对语文的“现实性”的认识。

      1.先进的合作学习、探究教学,“精彩”之下掩藏着无奈。

      近几年来,合作学习、探究式教学被人们推崇,本人也一直在试验着,探索着。每上一篇课文,都先让学生们自读一遍,然后略加思考、回味后,就是学生的自由交流——让学生凭初步阅读的印象,谈最真实的感受、认识、收获或不解、疑问等,不设主题,自由发挥。这也是每堂课上最精彩有一段时光了。学生们“随心所欲”地谈论自己的观点,都能“侃侃而谈”,也能说得“头头是道”。最后便是由我根据课文理解的需要,设计一定的问题,让学生结合课文思考,并同位或前后位之间探讨,再在课堂上一起交流、分析。此时的课堂也较为活跃。假如从理论上来说,这种方法应该是较“前沿的”“科学的”,假如是一位教研员或上级的教育领导偶尔听过这样的一堂课,也许会说是很成功的,会评价说调动了学生们的积极性,师生配合默契,课堂气氛融洽等。但殊不知对于我这个天天守着讲台,与这些学生打交道的“知情人”来说,却还有许多的无奈在心中。比如一开始让学生们探讨、交流,那时的课堂就像“炸开了锅”一样,乱哄哄的:有真正交流的,有乘机说话的,还有随意说笑的,可谓是“人声鼎沸”,让你无法辨别,也无法指导,以至于不得不大声吼叫才能让班级平息下来,又不得不对那些乘机说笑、偷玩的同学以训斥才能制止住他们上课不专注的习惯滋生。直到现在都快一年了,虽然局面好多了,但也还不能完全达到所想象、所渴望的“收放自如”的那种“理想状态”。本人绝不敢苟同有些“专家”所言的,说不要怕课堂“乱”,我真不知假如这样的“专家”上下去,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、会收获什么样的结果。其次,学生在课堂上的交流发言应该说是较为理想的,不少学生积极举手,争抢回答,而且他们对问题的回答也都有一定的见地,甚至还不乏精彩之处。我想,作为任何一个“局外人”来听课,都会击节称赞,甚至还会喜爱有加。但对于我这个“局内人”来说,不得不泼上一瓢凉水:不能光听他们“说”得怎么样,还要看他们“做”得怎么样。本人现在所教的一个班级中,有几个学生要说上课能积极发言,并有较好的语言表达力,那他们可以称得上是“优秀”之列。可是,他们只会“说”不愿“做”,不讲作业马虎、作业拖拉,甚至达到了不崔不交的地步,找其家长到校一起寻找解决的方法,却也不见什么效果。假如要你天天面对这样的学生,你可能再也不会认同是“优秀”学生了,也就再也“爱”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 还有,假如语文教学仅满足于这样课堂读读、说说、议议地上下去,应该说老师轻松,学生也愉快,但我的心里总会有一种不踏实感——课堂上的精彩不代表学生就能学好语文,课堂上的生动不代表考试就能考出好成绩。光“说”不行,还得有“练”,光引导不行,也还得有强制。而一到这一阶段,语文课堂就不免会“枯燥”,学生也不免会“乏味”。而这时若让“局外人”来评点,可能会把这样的课堂批得一无是处。但不这样行吗?所以,去年从报上看到某省一重点中学的一位优秀的特级教师,虽然上课生动、精彩,深受学生们的喜爱,但却因考试成绩不好,而出现被学生家长们给“轰”下台了的事,本人对此事一点也不感到奇怪。假如你看了上面的说明,你同样会不惊奇。

        作为任何一位长期从事一线教学的老师来说,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这样的“矛盾”,这就是“教育的现实性”。如果脱离了教学第一线而又仅凭一二节课的“表面现象”去评价一个语文教师是不全面的。所以本人一直并不感冒去听“专家报告”,而希望去看专家上课;又特别认为不应该只看一节“公开课”“观摩课”等,而应去看他所在学校、所带班级的平常上课,这才是最真实的“本领”,也是最真实的语文。借用第12届青年歌手大奖赛上的一个专业名词,这就叫着“原生态”吧。

       2.扎实的作文教学训练,“完美”之下透着不和谐

      在作文教学中,本人采取的是大、小作文结合的形式。也就是每周一次“大作文”的训练,由我设计一定的命题,并加以指导,是有一定的要求的针对性的训练(一般在周六、日进行);“小作文”则是学生的自由写作的“随笔”训练(一般在周三进行)。二者互相补充,对学生来说也是难易有别的。对于“大作文”,在指导之下写作,批阅后再进行讲评,并从学生习作中选择2-3篇不同类型的较“优秀”习作在班里朗读欣赏,以给学生提供借鉴,然后再让学生在第一次写作的基础上再进行一次修改性的写作,以达到“成功作文”的目的。从理论上讲,我的这种作文教学设计应该是无可挑剔的吧,并且在实际操作当中,本人也是不辞辛苦,全力以赴了——为能及时讲评,每天都要批作文,不仅白天在校批,晚上回家还要带着作文本去“牺牲休息时间”。可实际的效果却并不“理想”——在写第二次的修改作文时,有的学生仅仅就改几个字或几句话了事,有的甚至宁愿重写也不愿再修改,以至于我不得不“命令”:除非构思有重大问题,否则不得重写。

       假如只听我介绍自己的作文教学的做法,你也许会认可,甚至还会称赞;假如要我写出关于作文教学的“经验总结”,也许会让你信服,甚至还会感动。但我要真实地告诉你,现实并不是那样的完美,其中还有不少不尽如人意的地方。这仍是语文教学中的“现实性”问题。

     三、尊重语文教育中的“现实性”,是语文教师的渴望

      语文教学的效率最低,教学效果不明显,付出与回报所成的比例也不明显。所以,对语文教学的辛苦、困惑的感受与理解,非站在第一线的教师所能真切感悟的了,又非是长期从事一线教学的老师所能真切感悟的了,又更是非现在仍站在第一线的教师所能真切感悟的了。这是语文学科的特点所决定的。我们这些处在第一线的语文教师,最渴望的就是在一种“平静、平常状态下”的语文教学,最渴望的就是一种“面对现实”的研究与探讨。那种“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有不会教的老师”的典型的“教育理想化”我们最痛恨!

      由此,本人认为,习惯上把教育思想的流派分为“学院派”(重理论)和“经验派”(重实践),假如要我选择的话,我会选择“经验派”。因为即使它也有不足,但总还是建立在实际的运用之上,在此基础上再去提高上升为“理论”,应该才是真正的“理论”,总比那种一开始就建立在“理想化”的虚无之上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   由此,本人又认为,对于一位语文教师的评价,除了因其工作态度的认真与否而可以毫不含糊地表扬与批评外,在教学效果的评价上最好跟踪其教学过程,看其长期性,在教学艺术的评价上,最好是一种平等的交流与商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此文发表于2006年9月25日《合肥晚报》)